蓝鼎棋牌app下载二维码|无标题文档

资讯中心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企业新闻

元生创投陈杰:政策利好频出 医药投资的春天来了

2015-09-06 08:59:26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本报记者 张晴
杭州报道

位于苏 州工业园区的苏州生物纳米科技园,正在变 成一个医疗投资机构的项目供给库。超过一 万名高等专业人才和400余家科 技创新企业在此聚集、园区官 方主页上上不时推送着项目获得融资的消息,而创投数据库IT桔子收 录的国内医疗健康领域公司,总共也只有684家。

同样在园区里办公,专注医 疗健康投资的元生创投,在项目 争夺中颇有先机。目前元生创投所投的15家企业里,有近一 半来自苏州生物纳米园。这个首期规模5.4亿的人民币基金,在创立 一年半的时间里已经投出了接近60%的资金量,目前去 年投资的项目回报已超过40%。

项目投资的背后,二者之 间还有更深的联系。“苏州生 物纳米园是我们的核心出资人,也是基 金的发起人之一。一方面 苏州生物纳米园很多很好的项目需要有一个基金挖掘,另一方 面基金的竞争也很激烈,必须得市场化运作。”元生创 投创始合伙人陈杰说。曾在泰山投资、德福资 本等机构负责生物医药投资的陈杰之所以选择一起发起元生创投,正是考 虑到基金背后的平台优势。

除了苏州生物纳米园,元生创投的LP还包括 一些苏州本地的地产、民营企业,一些母 基金和拥有医疗医药行业的个人。而在研 发出产期限相对漫长的医疗健康领域,这只首 期运作期限为七年(四年投资期+三年退出期)的新基金,显然需 要更独到灵活的退出机制。

关注潜 力更大的中早期项目

看好项 目后续增值空间,元生创 投目前大部分投的是中早期的项目。但不同 于互联网领域项目初期的低投入快启动,在医疗投资里,即使是中早期项目,每个案 子的规模也并不小。目前元生创投15个项目已投出约3亿,一个项 目的投资大约在3千万到5千万的人民币之间,部分更早期一些、天使层 面的项目投资在1千万到2千万人民币左右。
在投资圈里,通常会用从天使轮到ABCD轮、pre-IPO来划分 企业发展投资阶段,并最终 以并购或上市作为成功标志。但在流程更长、审批节 点更多的医疗领域,项目的 阶段划分和成功则更有自己不同的行业标准。

《21世纪》:元生创 投对项目阶段有何选择?

陈杰:我们基 金的一些定位是投一些中早期的医疗医药项目,也有一些比较少的pre-IPO项目,但大部 分还是在研发阶段,药物是 临床一期甚至临床前的,医疗器 械也在申报临床阶段的。
同时我 们也投一部分有技术特点、规模还不大、收入在 一个亿左右的企业,这种属于高速成长,以技术带动收入的。现在因为有新三板、战略新 兴版这些不要求收入也可以上市的渠道,因此我 们不以上市与否作为一个判断,而是关 注企业发展的周期。基本上 我们投的还是发展中早期阶段的企业,这样它 后续的发展速度更快,潜力更高。

《21世纪》:在医疗医药领域,如何去 划分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

陈杰:医疗医药企业,特别是像药品、医疗器械这些,不像互联网的企业,进入的门槛要高很多。比如做药物的研发,过去往 往要十年的时间花10亿美金,现在国内效率高一些,成本低一些,但门槛还是很高。临床前的研究后,要拿到 国家的批准上临床、到最后 还要有厂方来生产。所以整 个的门槛从时间、资源的 投入上面比互联网要高。但是它的好处就是,一旦他 真的走到最后成功了,因为门槛高,进来跟 你竞争的人就会比较少,你就会 获得这种相对的利润,回报也非常不错。

《21世纪》:在医疗领域,如何定 义项目成功与否?

陈杰:在我们 这个行业现在成功有很多种定义。最近国 家药监局有一些新的政策,在药品的临床申报、许可制度等生产、管理的 环节有很多新的措施,解决了 过去十几年一直没能解决的问题。这样,就会让 项目成功有多种的方式方法,不一定 是最终公司上市或者是药品上市才算成功。原来有 一种成功的方式是转让,比如药 物研发到一期临床,然后转让给其他公司,那么后期的生产、销售产 生的利润可能就享受不到了。现在的 最新政策允许药物研发机构授权给另一家企业生产,那么一 个药物研发团队只要取得新药的证书就算是一种成功,而不再需要生产批件,中国有 很多有生产能力的企业可以选择去授权。销售也一样,可以找 另一家企业来负责,在中国 这会是一个新的模式。

《21世纪》:医疗项目周期长,但本身 元生基金的期限也不是非常长,元生创 投在退出上是否来得及?

陈杰:其实对 投资者来说也是一样,项目成 功的方式有多种,投资者 退出的方式也有很多种。第一种是,项目做完研发之后,可以转让给其他企业,在此过 程中如果对于前期投资有一个很高的溢价,那么就可以退出。第二种是,药物的 研发在国外都是不断地投入的,一期临床投一轮、二期临床投一轮、三期临床投一轮……不断地进入,那在这样的过程中,只要溢 价空间够我们也可以把股份转给下一轮投资者。第三就是创业板、新三板、战略新 兴版等挂牌退出。
从时间上说,我们在 选择项目的时候,有些项 目会在临床前去投,这样就 不需要十年时间来研发,可能就 五到六年整个走完,而价值 能得一个满意的体现,这时候 回报可能就是几十倍了。其他在临床一期、临床二期的时候投,时间也不会那么长。另外医 疗器械和现在最新的基因测序的临床应用,这方面 项目的时间就会短很多,因为他 做研发做临床的时间相对短,所以我 们也会有一些布局。偶尔我 们会投几个比较早期的,还没能 确定侯选药物的,这种一 旦他做到确定药物了,或者上了临床了,那么这 个项目的估值就已经翻了5倍、10倍了。

关注技术降低风险

    准备明 年募集第二期基金,陈杰对 元生创投的回报预期非常乐观。元生此 前投资的做前列腺癌的苏州开拓药业刚刚获得了一轮一千万美元投资,比起上 一轮已经有一个理想的增幅,另一个 项目博瑞生物也刚完成了一轮一亿人民币的融资。做糖尿 病长效药的派格生物,已经获 得了不错的一期临床数字,很多资 本正在谈下一轮的募集。此外,元生还 和腾讯和复星一起投了一家美国的移动医疗器械公司Scanadu,他们的 产品是一个小小的医疗设备,放在额头上面15秒钟,手机就 会知道你的血压、心跳、血氧饱和度、体温等等,然后就 可以传送给医生。“下一步 已经在中国设立了一个公司,我们投 资方会帮助这个公司打开中国业务,相信中 国的消费者也会很喜欢这么一个很酷的东西”,陈杰说。

《21世纪》:现在基 金测算的回报情况是什么样的?

陈杰:我们的基金是2013年刚刚成立的,现在是第一期,目前大 部分的项目是在2014年投入的。我们做过一个测算,已经有 下一轮的项目就按新估值,没有到 下一轮的就按照原价,我们一 年的回报现在是超过了40%,现在毕竟已经投了60%了,所以整 个基金大概的回报我们已经初步有一些判断,我们觉得在4到5年的时间里做到4到5倍问题不大,当然这 也要感谢苏州生物纳米园和苏州新建元集团的支持以及团队和被投企业的努力。医疗项 目不像一些互联网的项目有什么几百倍的回报,但是我们比较稳,成功率比较高。

《21世纪》:那在具 体项目的类型上,投的都是哪一些?

陈杰:在医药 这块我们会选择一些叫做“me too, me better”的项目。针对国 外的一个最新的靶点、药物,可能跨 国药企已经验证了这个药物了,那么中 国的海归团队也好,创业团队也好,在这之 上做一些改进和改动,失败的 风险就不是那么大。这类药 物一方面是创新的,将来有 很多市场的优势,同时临 床失败的风险比较小。因此不 管是从临床角度还是资本市场角度,大家都看好这块,所以这 块我们也做了比较多的布局,现在已 经投了三个项目,差不多加起来8千万。
在医疗 器械领域我们的策略也类似,选择门 槛比较高的进口替代。比如说像生物瓣膜,现在中 国的企业有一些很老的,但是质 量并不好的产品,我们现 在就在看有没有国产企业能做到跟国际的跨国公司的水平一样,这种将 来在国家的招标、政策里都会有倾斜。
还有我 们基金的另一个布局就是基因测序的临床运用,现在所谓的精确医疗,这个在 美国已经从政府到创业公司都在进行了,已有一定的气侯。我们布局的比较早,现在的几个项目例如admera和苏州 健路也是得到了资本界热捧。

《21世纪》:元生关 注的都是热门项目,那在抢案子的过程中,相比其 他医疗健康基金,元生创投的优势何在?

陈杰:我们的 特点就是立足于苏州的生物纳米园,依托生 物纳米园作为一个平台,然后在 全国和世界范围内接触到最好的项目来投资。另外一 方面我们也在全国、全世界看项目,看到好 的项目也会介绍一些到生物纳米园去。今年苏 州生物纳米园引进好几个项目,都是通 过我们这边的介绍过去的。

《21世纪》:近期国 家在医疗领域有哪些新政策值得关注?对医疗 投资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陈杰:国家确 实很重视医疗医药行业的发展,也是在 新一届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国家药监局就在最近两个星期宣布了一些新的政策,特别是在新药研发、仿制药的审批这方面。
一个是 会加快我们特需的、重大疾病的药物审批。比如说像癌症的药,原来都 要申请临床批件,等待的时间平均要15到18个月,现在国 家作出了重大改变,癌症药 申请临床批件实行备案制,向美国药监局去看齐。现在只 要给国家药监局提出申请,在60天的时 间里国家药监局没有异议,就可以开始上临床了,完全按 照美国的方式来做,就会大大缩短时间。另外对 于一些国家认为重大疾病的创新药还会设立绿色通道,这带来 了一个巨大的机会,对于我 们这样的投中早期的项目的基金,投资回报期就会缩短,资金的效率会提高。
包括医 药的许可证制度,允许研 发和最后的生产可以不是同一家企业,那么医 药研发企业就没有必要再去建一个厂、资源就 不会再重复和浪费,对我们 投资的效率也是很大提升。我觉得这两个政策,对于我 们医药投资来说相当于新的一个春天来了。

《21世纪》:新政策之下,对于具 体项目来说机会在哪里?

陈杰:我觉得 对新药研发是一个利好,但是对 有些细分市场也是有利空的地方。比如原 来我们国家有专门的一块仿制药,但将来国家可能对3.1类就不 怎么主张和鼓励了,对原来一些专门做3.1类的仿 制药的企业会有一些冲击。另外此 前对仿制药的审批一方面积压了很多,另一方 面原来审批缺乏一些标准,现在新 的这个政策要求要做生物等效性等试验才能上市。这个对 一些技术水平高的仿制药企业会有好处,它可以加快审评,另外也可以加快上市。但是对 于达不到这个质量标准的企业,即使之前批件上市了,现在也可以收回去,那么对质量水平差、研发能 力弱的企业就会带来很大的冲击,会淘汰 很大一批水平差的仿制药企业。
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原来有的投资基金,会投一 些水平不一定高、但是规 模比较大的企业,在这种新的政策下,也会对 他们的这种投入模式产生很大的冲击,必须调整。


上篇:专访元生创投陈杰:新药研 发迎来黄金时代

下篇:

友情链接:            鐪熶汉妫嬬墝鍦ㄧ嚎娓告垙骞冲彴-瀹樼綉骞冲彴鎵嬫満app   





友情链接:            鐪熶汉妫嬬墝鍦ㄧ嚎娓告垙骞冲彴-瀹樼綉骞冲彴鎵嬫満app